垂直类综艺面临同质化危机,2018年还会出现爆款吗?

作者: 文创资讯   来源: 品途商业评论    阅读:

  回首2017年,你会发现观众对综艺节目的爱好正在发生变化。以《奔跑吧兄弟》为代表的游戏娱乐类综艺不复往日辉煌,深耕某一垂直领域的综艺节目却正在崛起。《中国有嘻哈》、《演员的诞生》成为爆款,《国家宝藏》、《声临其境》等节目也收获了不俗的口碑。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垂直类综艺在过去的一年虽然声势颇大,但真正成为爆款的却只有《中国有嘻哈》和《演员的诞生》两档。而随着大量垂直类综艺的涌现,这类综艺节目也不得不面临同质化危机。这不禁让人感到好奇,2018年的垂直类综艺还会出现现象级爆款吗?

  垂直类综艺正在崛起,但爆款为数不多

  回顾过去一年的综艺市场,以《奔跑吧》、《中国新歌声》为代表的综N代节目继续霸屏。但从总体来看,综N代节目的收视率和影响力都在持续走低。换汤不换药的节目设置,不断挑战着观众的忍耐极限,使综N代节目逐渐成为“鸡肋”般的存在。

  垂直类综艺节目的出现,为观众提供了新的观看体验。所谓垂直类综艺,即深耕某一垂直领域,致力于满足某个领域细分受众需求的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就是一档成功的垂直类综艺,这档节目的商业成功,让各大平台和制作公司看到了垂直类综艺的巨大潜力。

  实际上,早在《中国有嘻哈》之前,国内已经有多档垂直类综艺节目。去年年初意外走红的《朗读者》、《见字如面》等节目,都属于垂直类综艺。相较于大投资、大制作、大明星加盟的头部综艺来说,垂直类综艺一直有些不温不火。但这类节目的目标受众定位精准,一旦形成受众群,粉丝忠诚度比一般现象级综艺节目要高得多。

  2017年,各大平台争相试水垂直类综艺领域,覆盖了喜剧、音乐、美食、文化、科技、医疗、家装、亲子等多个综艺类型。仅是文化类综艺,就分解出了诗词、书信、收藏、成语等无数个细小的类别,涌现出《见字如面》、《朗读者》、《国家宝藏》、《向上吧!诗词》、《成语中华》、《国学小名士》等多档节目。

  萌娃类综艺同样不甘落后,以“萌娃+萌宠”为切入点的《小手牵小狗》,以明星夫妇带娃为切入点的《萌仔萌萌宅》,关注留守儿童的《闪亮的爸爸2》,明星妈妈带娃的《妈妈是超人2》,明星带素娃的《放开我北鼻2》,实际上都是细分垂直类综艺节目。

  此外,表演类综艺中,涌现出了比拼演技的《演员的诞生》,以台词和配音为切入点的《声临其境》。家居类综艺中,除了2016年播出的聚焦明星家居的《百变吧星居》、《WULI屋里变》,去年也涌现出聚焦素人家居的《就匠变新家》等垂直类节目。

  垂直类综艺层出不穷,意味着国内综艺市场日益成熟,细分市场逐渐显现和被挖掘,不但丰富了综艺市场的节目类型,也给观众带来了更多的观看选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细分化垂直类综艺的崛起,可以说是一种必然趋势。

  然而,垂直类综艺虽然数量繁多,爆款节目却凤毛麟角。就目前来看,只有《中国有嘻哈》和《演员的诞生》两档垂直类综艺节目能够称之为爆款。即便是这两档节目,也存在着一些问题。《中国有嘻哈》曾陷入“抄袭疑云”,现在又面临政策风险。《演员的诞生》播出初期热衷炒作,导致口碑一路下滑。相较于前些年引发收视狂潮的《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等现象级节目,这两档节目的口碑和影响力仍有着不小的差距。

  面临同质化危机,垂直类综艺还会出现爆款吗?

  任何题材的节目都经不起井喷式的消耗,垂直类综艺也不是例外。不到一年的时间,垂直类综艺节目已经开始面临同质化的问题。

  就拿文化类综艺来说,节目主题大多是围绕诗词成语、民俗国学做文章,节目形式也逃不开两大模式,要么是《中国诗词大会》一类的知识竞答,要么是《朗读者》一类的读文章讲故事。文化类综艺看似数量繁多,实际上节目形式十分相似,很容易让观众产生审美疲劳。

  萌娃类综艺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这类综艺节目无非是让明星花样带娃,其中会设置各种游戏或挑战,增加节目的可看性。无论是明星带自己的娃,还是带别人的娃,是在家带娃还是旅行带娃,实际上节目观感没有多少差别。

  2018年的垂直类综艺中,也存在不少同质化节目。仅是舞蹈类节目,就有7-8档之多,包括爱奇艺的《热血街舞团》、优酷与灿星联合制作的《这!就是街舞》,北京卫视的《舞力觉醒》,浙江卫视的《新舞林大会》等等,题材撞车撞得十分“惨烈”。

  就以往的经验来看,题材撞车的节目中,能够脱颖而出的顶多只有一两个。正如《爸爸去哪儿》之后,萌娃类综艺再也没出现过现象级爆款。文化类综艺看似火爆,实际上也只火了《见字如面》、《朗读者》和《国家宝藏》三档,多数文化类综艺仍然默默无闻。大量同质化的垂直类综艺扎堆,只会让爆款的出现更加困难,同时也促使审美疲劳的加快到来。

  另一方面,垂直类综艺的扎堆出现,可能会让这类节目出现“嘉宾荒”。细心的观众可能会发现,垂直类综艺中常常会出现一些“串门”的熟面孔。比如周一围和翟天临都参与《演员的诞生》和《声临其境》,杜江和嗯哼参加了《爸爸回来了2》和《爸爸去哪儿5》,吴镇宇参与了《爸爸去哪儿2》和《闪亮的爸爸2》。

  这看似是个别现象,实际上反映出一个问题。在某一个垂直领域,有才华、受观众欢迎,又愿意配合节目组的明星,其实来来回回总是那么几位。随着同质化节目越来越多,这类节目的嘉宾可能会出现青黄不接的现象。如果不请这些熟面孔,节目组可能又会陷入“大牌不好请,小咖没流量”的两难困境。

  那么垂直类综艺的爆款节目还会出现吗?文创资讯认为,这个问题并没有标准答案。从某种程度来说,一档节目成为现象级爆款,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无法去强求。对垂直类节目的制作方来说,想要从同类节目中脱颖而出,还得从节目创意入手,着力于开发新的节目模式,不断融入新的灵感和新的创意。只有这样,才能在同质化竞争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

  • 分享到: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