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6亿美元背后的ofo:话语权、新战略和国际视野

作者:   来源: 品途商业评论    阅读:

  文 | 阑夕

  昨日,ofo宣布完成E2-1轮8.66亿美元融资,阿里领投,再次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通过股权和债权并行的方式,滴滴和阿里的资本利益得到平衡,ofo以看重效率的战略重心,在众多投资人的支持下走上独立发展之路。

  根据媒体报道,8.66亿美元包含了阿里借给ofo的17.7亿人民币,这是ofo团队保证自身话语权而采用的融资方式。毕竟,对任何一家这样体量的独角兽公司而言,股权融资远没有债权来的划算。即便如此,虽然对大多数创业公司而言,这无疑是一笔巨款,但对于已经刺刀见红的共享单车领域而言,这个数字显然还不足以令人咋舌。

  戴威一直是「资本市场的宠儿」,这个第一次创业就摸准大出行赛道的90后创业者,从账上只有400元余额到公司估值30亿美元只用了3年的时间。

  尽管媒体们对抵押借款的融资方式颇有微词,背后的故事版本传得也是五花八门,但这样的方式在资本市场并不鲜见。2010年,同属出行领域的神州租车受困于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发展停滞,融资困难,联想控股则在当年9月宣布以「股权+债权」的形式,向神州租车合计注资12亿人民币。而在此之后,神州租车进入发展快车道,最终成功上市。

  时任联想旗下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的刘二海曾这样解释联想控股的这次投资,「如果早期神州租车就通过股本融资,则会大大稀释管理层的股权」,显然这并不利于激励管理团队持续推动公司发展。不过有趣的是,刘二海离开联想之后创办了愉悦资本,这一次站在了戴威和ofo的对立面,成为了摩拜的A轮投资人。

  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曾这样分析过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的利弊——「当你借钱的成本是Libor+150bps(基准利率+1.5%)的时候,有什么理由不借?在全球都在开动印钞机,借钱买资产是最好的商业模式。」

  对于ofo而言,新一轮融资的主要用途也正是深耕共享单车精细化运营,进一步提升效率。这说明,在经过整个行业对规模的渴求之后,ofo正在追求夯实盈利能力,新阶段的战略重心已经从铺量转移到回归商业本质。

  值得注意的是,新战略也决定了融资方式的改变。戴威和ofo管理团队判断ofo正在进入一个稳定期,不愿意以较低的估值再稀释股权完成融资,而有信心通过抵押借款的方式解决短期的资金紧张问题。这从侧面说明ofo的现金流和偿还能力。

  在去年,当被问及如何看待摩拜没有找到盈利模式问题时,摩拜CEO王晓峰曾回答道,「之所以还在不停地找投资者,就是因为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希望别人给我钱,让我活下去,让我们跑得比别人快,然后一起找盈利模式。」 尽管身为对手,但ofo和摩拜在这个问题上或许是心有戚戚然。

  进入2018年以来,无论是ofo还是摩拜,都减少甚至取消了对用户用车的补贴,在经历了2017年的市场教育阶段之后,共享单车行业正在进入一个成熟稳定的变现阶段。

  而对于戴威而言,阿里的抵押借款给了ofo继续和摩拜保持均势竞争的机会,同时也平衡了滴滴和阿里两大股东在ofo内的权益,就如同ofo的投资人程维努力平衡腾讯和阿里在滴滴内的关系,让公司保持稳定发展一样。

  同时,这种平衡也给了ofo团队更多的话语空间,以及ofo独立发展的可能性。2017年当传出「戴威被架空」的传闻时,《中国企业家》杂志曾采访戴威,「你更在意事情本身能不能成功,而不是谁把它做成功?」

  戴威当时的回答很坚决:「不。我把这件事情做成,比什么都重要。」

  至少从现阶段来看,ofo正走在一个外界希望看到的正轨上。它占据市场优势,也拿到了新的钱。对于这样一个行业来说,ofo已经走到了其他同行的前面。——对于共享单车这样的行业来说,再造一个ofo至少需要150亿人民币,而跟在后面的单车正在ofo的上一个阶段走铺量的老路。

  新战略的背后,是一个更为稳健、安全的ofo 。从领先者的角度,也只有站在前面的人才能引领行业在新阶段的发展。对于戴威而言,3年的时间让他理解了资本对于一家公司的意义,以及为了获得资本支持需要付出的代价。

  在共享单车复杂的战局面前,ofo曾面临着股东意志和公司意愿的分歧。朱啸虎、王刚等ofo早期投资人都不止一次表达了希望ofo与摩拜合并的意愿,古往今来这样的案例或许不在少数。对于资本而言,合并可以让双方的摩擦成本减低,进而更快速地推动变现模式的实现和落地,并让投资人有更多的退出机会。

  不过反过来看,复杂的利益争端也意味着这个市场的价值,倘若一个毫无价值、味如鸡肋的市场,恐怕也不会有资本愿意青睐。在破除合并传言后,ofo借力巨头,促进自身的独立发展。

  8.66亿美元,这让戴威将ofo推向国际化的想法能够继续执行下去,而在很多传统巨头看来,国际化似乎应该是很远之后的事情。但正如《经济学人》杂志评价中国创新时说到的那样,「老牌企业经常会困在自己熟悉的市场里,但新兴企业都是诞生在全球化背景下的,天生就拥有国际视野」,戴威显然是不仅仅希望ofo在2018年成为一个商业模式稳定的公司,更希望ofo能够成为这样一家有着国际视野的企业。

  虽千万人,吾往矣。戴威有着他的执念,正如维克多·雨果曾说过,「相信自己的内心藏有一条巨龙,这既是苦刑,也是乐趣。」

  • 分享到: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