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昌“心病”待解,复星旅文敲门港股

作者: 时代财经   来源: 品途商业评论    阅读:

  复星文旅板块分拆上市的消息已经沸沸扬扬得传了两年多,如今,这个故事终于有了走向“剧终”的迹象。

  近日,复星国际发布公告表示,已就建议分拆全资附属公司复星旅文集团(下称“复星旅文”)于香港联交所主板独立上市,向香港联交所提交分拆申请。

  复星旅文是复星在今年3月新成立的文旅品牌,它主要从事高端休闲酒店、度假村及旅游目的地开发、管理及运营,并提供旅游产品、娱乐及其他旅游及文化相关服务。

  倚靠早年在海外收购的资产,复星旅文已经初步形成全球化、全产业、全周期的旅文生态体系。但在整个集团中,复星旅文的表现并不突出,规模也不算大。

  在外界看来,复星旅文尚未走到需要上市的节点,其赴港上市背后更多是郭广昌提振集团股价的诉求。关于这一观点,时代财经向复星旅文进行求证,其表示当前没有新的信息可供分享,一切还需以公告为准。

  海外“买买买”

  与有着数十年发展历史的医药、地产等老牌核心业务相比,复星的文旅板块起步有些晚,但其不甘落后。2010年正式踏入文旅领域以来,复星一次次用高调的投资动作刷着存在感。

  复星的文旅之路从海外开始。2010年,复星以约2.1亿元的价格入股全球最大的旅游度假连锁集团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获得9.35%股权。2015年,复星又进行了第二次增持,以9.6亿欧元实现98%的持股,并完成了后者的私有化退市。

  投资地中海俱乐部让复星在文旅的跑道上超速起跑。这笔交易完成后,复星的文旅版图瞬间覆盖全球5大洲30个国家,并拥有了70多座度假村。

  海外扩张的顺风顺水让复星在旅游界站稳了脚跟,但于复星而言,庞大的中国市场才是其最终的目标。2013年,复星先是宣布联手科兹纳国际集团,投资逾百亿将七星级酒店及海洋公园亚特兰蒂斯引入海南三亚。后斥资5.12亿元持有中国国旅1.97%的股权,成为国旅第三大股东。

  与此同时,复星继续做大海外文旅业务的规模。2015年,复星联合TPG(德太集团)以15亿美元收购加拿大太阳马戏团80%的股权,其中复星占股25%。交易完成后,复星获得了太阳马戏团中国地区业务的主导权。

  同年,复星以9185万英镑的对价认购英国旅游集团Thomas Cook 5%股份,之后增持至8.2%。这家有着176年历史的老牌旅游集团同样有着丰富的旅游资源,旗下拥有3000多家旅游零售门店、200多家酒店和度假村、90多架飞机、豪华邮轮等。

  彼时,中国出境旅游行业正处于快速上升期,相关数据显示,中国2015年全年出境游人次达到1.2亿。复星看到了国内旅游市场的契机,与Thomas Cook在上海成立合资企业,双方分别持股51%、49%股权,该合资公司利用Thomas Cook的现有资源,主攻国内游和出入境游产品。

  除线下资源之外,复星还盯上了线上资源,其投资了印度最大的OTA平台Makemytrip,占股4.37%。该平台被称作“印度的携程”,在印度在线旅游市场占有47%的份额,业务覆盖印度主要国内外航线,以及印度境内的25500家酒店和境外的25万家酒店。

  以上几笔投资之后,复星已经拥有线上线下、国内外的旅游资源,整体旅游生态闭环已经基本形成。按照复星的规划,通过全球化战略收购或入股海外成熟旅游企业,并将其引入中国经营,就能迅速拉大整个文旅业务的盘面。

  复星旅游文化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钱建农钱建农曾向媒体描述其心中的文旅蓝图,“希望通过整合全球优质旅游资源,然后加上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成为全球休闲度假领域的领导企业。”

  为此,复星创建了针对短途旅游的本土子品牌“Clud Med Joyview”,同时还成立了景区和度假村管理公司“爱必侬”。在本土成立子品牌和专业管理公司的好处在于,一旦内部建成完善的发展模式后,就能够在全国实现全面的复制。

  有媒体统计,目前Clud Med Joyview在浙江安吉和河北北戴河的度假村项目已经开业,另有北京、上海、广深、成都等地超过10个度假村项目在建,到2020年,落地项目计划达到20个。此外,爱必侬已签约的景区和度假村也达到了二十余个。

  分拆上市背后

  复星要分拆文旅板块独立上市已经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在去年,复星集团“掌门人”郭广昌就曾几度表示会努力推动旗下成熟业务的独立上市,而钱建农也曾明确表示,文旅板块的分拆上市已经提上日程。

  但从复星披露的年报来看,复星的文旅业务似乎还不够“成熟”。复星将旗下业务归纳为“健康、快乐、富足”三大战略板块,文旅业务对应的是“快乐”板块,包含复星旅文、时尚集团和豫园商城三个子平台,其中,复星旅文是“快乐”板块中的重要支撑。

  复星国际财报显示,2017年,复星整体收入为880.25亿元,具体到健康、快乐、富足三个业务板块,去年的营收分别为224.86亿元、116.94亿元和545.04亿元。利润收入方面,去年复星国际归属母公司股东利润为131.61亿元,健康、快乐、富足分别录得13.71亿元、4.98亿元和112.92亿元。

  从这组数据中可以看到,在三个板块中,不论是营收还是利润贡献,快乐板块的占比都是最低的。而国际投行高盛根据年报预估,复星旅文净帐面值仅约100亿元。这样的情况下,外界猜测,复星迫切想要把复星旅文推向资本市场或许意在提振股价。

  郭广昌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喊话”复星的股价被严重低估。去年3月复星的年度业绩会上,郭广昌曾抱怨称,“你们去哪里找一个有复星这样的团队、资产还被打折的投资机会。我和阿汪没有其他的资产,唯一的资产就是复星,未来只要身体允许,我们还会勤勤勉勉,削尖脑袋再干十年、二十年。”

  股价被低估一直是郭广昌的一块“心病”。2011年,由于不满股价被严重低估,复星旗下在港上市的地产平台复地还从港交所退市,成为第一家在港股退市的内地房企。

  复地集团于2004年在港交所上市,是国内第二家成功敲开香港资本市场的房企。当时,复地正是最风光的时期,那一年,其销售额已经冲进全国前十。按照其想法,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复地的发展还能再进一步。

  但令郭广昌始料不及的是,在港交所严格管控下,不仅母公司复星想要给复地进行“输血”充满阻碍,股价也被低估,融资状况不容乐观。

  复星曾经尝试用A+H的计划来弱化复地在H股被低估带来的影响。2007年初,复地表态要回归A股,拟将H股每5股合为1股,发行不超过1.26亿股A股,并把筹集资金中的42.3亿元用于4个开发项目。

  但是,复地打造A+H平台的计划最终不了了之。而跌跌撞撞数年之后,郭广昌再次把希望寄托在了复星旅文身上。

  “复星的业务过于庞杂,涉及的行业和业务面太多,这样的业务结构导致复星没有特别突出和拔尖的业务,很难在港股市场获得投资者的认可。”东莞证券分析师彭著华分析称,分拆上市能够让复星的业务结构变得更加清晰,确实能对股价的拉升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

  他继而强调,此前各大证券机构难以对其股价做出精确的估值,影响了集团的价值释放,分拆后这一状况会得到改善。

  高盛的研报佐证了他的说法,研报中提到,复星将更多资产分拆上巿,可以增加个别业务的透明度,使其价值清晰化,将有助提升集团资产净值。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近期港股市场低迷,新上市企业破发的现象频现。据媒体报道,截止7月4日,在港股新增上市企业中,有75家企业存在破发的现象,破发率达75%,75家破发的企业中,有39家企业的跌幅超过40%。

  在市场的“尴尬期”申请上市,复星旅文是否踩对了节奏?彭著华表示,相对于A股不断紧缩的审批状态,港股的成功率会更大,“眼下市场表现确实不尽如人意,但复星旅文从申请上市到挂牌还需要一段时间,如果能够熬过这个低迷的阶段,它就能在最好的节点完成上市。”

  • 分享到: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