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鸟:危楼倾覆之际却无力回天

作者: 爱德华   来源: 电商报    阅读:

  股价创四年以来新低

  2018年7月11日早间,贵人鸟股价再度大幅跳水,报9.73元/股,股价下跌5.17%,创四年以来心底(前复权价格)。截止至发稿前,贵人鸟股价报9.28元/股,成交量1732.28万手,换手率2.76%,量比1.20。

  事实上,贵人鸟的股价自6月14日开始,就已经出现了连续8个交易日跌停的状况。截至上月28日收盘时,贵人鸟股价下滑的现象仍在持续,当天收盘总跌幅已达到62%左右,市值蒸发约100亿元。

  据《电商报》了解,贵人鸟股价下跌不止的情况,或与沽空机构GMT Research此前发布的做空报告有关。6月14日,GMT Research发布报告称,自2005年以来,有9家上市的中国内地体育用品公司在财务方面造假,并称之为“骗子公司”。安踏、特步和鸿星体育等均上榜。

  受此影响,国内晋江系体育用品股股价集体走低。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安踏等公司的股价有所下滑,但很快便有所回升,而贵人鸟股价自此开始呈现断崖式下跌。

  6月20日,贵人鸟发布股票交易异常公告称,公司股票于2018年6月14日、6月15日及6月19日连续3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6月23日,贵人鸟再次因股票交易异常波动连发两份公告称,公司股票于6月20日、6月21日及6月22日连续3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令人惊讶的是,截至6月26日,贵人鸟已经连续跌停了8个交易日。

  就在贵人鸟正处于水深火热之时,福建省证监局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将其推上风口浪尖之上。据处罚书显示,黄浩云参与了贵人鸟和威康健身的谈判过程,知悉内幕信息。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贵人鸟股票,并于信息公告后卖出,证监局决定对黄浩云处以10万元罚款。

  贵人鸟股价在资本市场上的颓败,或与其出现超高比例质押股权的现象逃不脱关系。此外,作为在A股上市仅有的几家晋江运动服饰品牌之一,贵人鸟自进入资本市场以来近几年的发展也并不顺心。

  大股东质押比例高达99%

  7月10日,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贵人鸟集团将其持有的本公司1000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1.59%)质押给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不是贵人鸟集团第一次质押股份了。

  今年1月和3月,贵人鸟集团将3900万股和3500万股流通股,分别两次质押给了渤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4月,向中原信托质押了3400万股;5月,则将3000万股质押给了给浙商金汇信托股份有限公司;6月,将6200万股分别质押给了渤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平安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等机构。

  令人惊讶的是,截止7月10日,身为大股东的贵人鸟集团持有47911.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76.22%。完成质押后,贵人鸟集团累计质押股份4744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75.47%。换而言之,贵人鸟集团目前质押股份的比例高达99.02%,质押时间点如此紧凑且质押比例如此之高,着实在令人震惊。

  更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质押的比例过高,而且最近公司的股价也因跌幅过大而接连跌停,使得贵人鸟集团质押的部分股份面临平仓的风险。贵人鸟不得不在多份质押公告中表示,后续如出现平仓风险,贵人鸟集团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补充质押、提前还款、支付足额补足资金等措施应对上述风险。

  此外,《电商报》梳理贵人鸟近几年的业绩报告发现,2015年贵人鸟营业收入约19.69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2.79亿元;2016年营收22.79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2.56亿元,同比下降了8.41%;2017年营收32.52亿元,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则大幅下滑65.22%,仅8902.60万元。

  不难发现,虽然贵人鸟的营收不断增长,但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实际上是不断下滑的,这对于一家企业而言其实是增收不增利的。而伴随着最近质押股份过高、股价接连跌停以及或将引发平仓风险等一系列风波的到来,贵人鸟似乎正陷入束手无策的绝境之中。

  跨界转型却无力回天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贵人鸟并非没有意识到自身所存在的问题。相反,贵人鸟近年来一直期待以另一种姿态重新杀入市场的竞争当中。事实是,贵人鸟自2014年上市以来,便一直寻求多元化发展以及多渠道布局,开始涉足保险、游戏等领域。

  2015年,贵人鸟大搞跨界,宣布公司成为虎扑体育的第二大股东。随后,贵人鸟携手虎扑体育和景林资本成立了动域资本,并向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The Best Of You Sports,S.A投资2000万欧元,拿下其30.77%的股权。

  2016年,贵人鸟宣布投资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同时还获得了美国篮球装备品牌AND1在大中华区的独家运营权、控股线下零售渠道商杰之行和名鞋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紧接着,2017年贵人鸟还试图收购了拥有健身俱乐部品牌“威尔士健身”母公司威康健身100%股权,希望造就中国最大的体育生态产业链上市公司。不过该交易并不顺利,也以失败告终。

  除此之外,贵人鸟还在2016年4月宣布注册享安保险经纪公司,以此为跳板开始布局体育保险领域。然而,这家保险经纪公司在短短的8个月后就被注销了。但在同一年,不甘于此的贵人鸟则计划联合新疆广汇实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红豆集团等7家公司发起设立安康保险。

  以上种种可以看出,贵人鸟正试图构建出一个涉及体育零售、保险和游戏等多个不同领域的体育生态版图,但从其收益来看,似乎实际成效并不大。

  尽管贵人鸟在2017年的业绩报告中仍表示,公司主营业务包括:贵人鸟品牌运动鞋服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且在报告期内,运动鞋服销售是公司业绩驱动的主要因素。且在报告期内,单一贵人鸟品牌销售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55.61%。鉴于此,2017年贵人鸟营收32.51亿元,但净利润却下降了46.25%。

  但由于主营业务遭到轻视,贵人鸟的关店潮也随即杀到。据贵人鸟2017年的业绩报告显示,2017年贵人鸟新开零售终端503 家,关闭零售终端879家,净关闭376家。换句话说,贵人鸟在去年一年的时间里,基本上不到一天就关闭了一家门店。曾经的“中国十大运动品牌”之一,沦落至此令人唏嘘。

  • 分享到: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