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司法部介入贾跃亭破产案 希望另找人处理其财产

  12月19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美国司法部指控电动汽车初创企业法拉第未来公司(Faraday Future)创始人贾跃亭在破产程序中存在“不诚实行为”,并已提交动议,要求任命新的受托人来控制和处理其财产。

  如果这项新动议获得批准,可能会极大地改变贾跃亭破产案的进程,该案涉及中国100多名债权人和数十亿美元债务。自从贾跃亭提交破产申请以来的两个月里,这起案件备受争议。虽然贾跃亭声称其破产与FF没有直接关系,但他承认为了帮助公司筹集到8.5亿美元资金,FF迫切需要在明年年底前将第一款汽车投入生产,因此有必要迅速解决当前问题。

  贾跃亭的律师、Pachulski Stang Ziehl&Jones LLP合伙人杰弗里·杜尔伯格(Jeffrey Dulberg)称,他认为这项动议“基于不准确的事实”,“没有任何意义”。

  贾跃亭一名债权人的律师称,这项动议堪称是“核弹”,是一次“猛烈攻击”。这位律师还表示,他们对美国受托人在他们认为相对较早阶段采取如此激烈的行动感到震惊。他说:“他们这么早介入几乎是闻所未闻的,但美国受托人在法官心目中很有分量。”

  贾跃亭早在10月份就申请了破产保护,试图解决近40亿美元个人债务和旗下乐视(LeEco)欠债。他制定了一项计划,拟将其所持FF股份分割给这些债权人。

  简而言之,贾跃亭没有足够的流动资产来偿还债务,他的大多数财富都被冻结,少数财富则与FF绑定,因此他希望将部分股权转让给债权人,试图在FF首次公开募股(IPO)或出售时变现。

  但在过去两个月里,没有任何债权人站出来支持这一计划,他们反而不断提出越来越尖刻的反对动议,导致这个计划几乎未取得任何进展。预计关于这个计划的听证会尚未举行,甚至被推迟到2020年1月初。

  作为破产过程的监督机构,美国司法部下属美国受托人办公室将此归咎于贾跃亭,并试图介入此案。美国受托人代表安德鲁·瓦拉(Andrew Vara)在新动议中辩称,贾跃亭“通过从事不诚实行为,未能维护他对剩余资产的受托责任”。

  瓦拉还称,贾跃亭“证明了他没有能力管理自己的资产”,其“采取的措施未能获得债权人支持”,并“模糊了他的财务状况”。他还指责贾跃亭“到目前为止未能在破产案件中取得任何重大进展”,所有这些行为都增加了债权人永远得不到偿还的风险。

  瓦拉写道:“基于贾跃亭的不可信赖性、财务管理不善以及违反受托责任,法院应该指示任命一名独立的、不偏不倚的人担任破产过程的受托人。”

  瓦拉提交支持这些指控的证据之一是,贾跃亭在10月份申请破产之前曾用FF控股公司的270万美元贷款支付了部分律师费用。据悉,作为贷款条件,贾跃亭给了这家控股公司他所有资产的“担保权益”。

  但正如瓦拉指出的那样,贾跃亭已经输掉了针对他的一起债权人诉讼。9月份,该案法官下令冻结贾跃亭的资产。瓦拉还表示,贾跃亭在未经法院批准的情况下获得贷款,违反了他的“受托责任”。基于所有这些原因,瓦拉称这笔贷款是一笔“欺诈性”交易.。

  瓦拉还反对贾跃亭提出任命“首席重组官”的动议,部分原因是提案中的一项条款要求该人应贾跃亭的要求,“永久删除”任何与这位亿万富翁有关的信息。瓦拉说,这“完全违背了债务人的受托义务,他需要向法院和债权人公开和诚实地披露信息”。美国受托人办公室拒绝对其动议进一步置评。

  瓦拉并不是唯一强烈反对贾跃亭破产计划的人。冻结贾跃亭资产的债权人上海懒财资产管理公司表示,贾跃亭申请破产是出于“恶意”,并指控他试图误导中国债权人。至少有五名债权人加入了懒财驳回此案的动议。

  以“无担保债权人委员会”为代表的更多债权人发表了更为激烈的回应。他们声称,贾跃亭拒绝出示文件,阻碍了他们对其财务状况的调查。该委员会还表示,贾跃亭正“将偿债计划的所有希望寄托在FF的成功上,而后者可能只是一家几乎没有任何现值的公司。”

  在上个月发表的致债权人信中,贾跃亭表示,他对乐视的失败和近40亿美元个人债务积累“深感遗憾和羞愧”。他说,破产后他将“一无所有”,但他补充说,这是“对各方来说唯一的、也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小小)

标签: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